近日,有一些群众朋友公开展示了该家男科医院标榜自己“是什么本市唯一一家现代化专业男科医院,高起点、高标准、高质量、技术力量雄厚、医疗设备先进的诊疗中心”涉嫌虚假宣传的危急,社会上下反响热烈,民众接二连三公开讨论非公办医院的涉嫌违规宣传现象“泛滥成灾”,误导病患就医。记者对言论的真实性进行了调查查证。

 

   经网上搜索后,记者发现该男科医院不仅仅讲自己是“什么男性专科医院,倡导一医、一患、一诊室,经过国家批准的”,并出现“金牌男科、博士医院、男科中的泰斗、本省男科第一品牌”国家明令禁止的最,最高级,第一等的宣传形容词。同时,在该医院官方网站上,该医院声称自己为“省卫生厅第一男科医院”,并附上了一张印章模模糊糊不清楚的授权书。不但这样,该医院还挂出了“全国十佳男性科医院”等证件。院方对是否会撤出相关宣传词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。   那么该医院所号称的一家现代化专业男科医院,有着高起点、高标准、高质量、技术力量雄厚、医疗设备先进的现代化综合性医院,男科中的泰斗、博士医院,“本省唯一合作单位、中国医师协会技术协作单位(本省唯一合作单位)、全国十佳男性科医院、全国诚信医院示范单位、全国最具影响力男科医院”等令人信服的荣誉证书又是由哪个认定颁布的?对最,第一等组词该医院高层领导人又是如何考虑的呢?由于种种让人费解的疑义,记者联系了该医院的负责人。该院一位姓和的医生告诉记者,对于网络上的“诚信医院示范单位”等宣传词汇,她自己也不清楚,医院应该会有专门负责网络宣传的工作人员,具体情况要向他们询问才能知道,网络工作人员属于医院编外人员,具体办公地址和联系方式她也不知道,所以没有办法提供给记者,并表示自己等医院负责人回来了,会把记者的疑惑反映给上级领导,三两天之内一定会给记者答复。过了一两天一位莘姓自称是相关宣传工作人员的先生致电记者称,他们将在官网首页清除“第一”等违反《广告法》的宣传词语,而对于“省卫生部金牌男科医院”的宣传极限形容词及该医院是否为公立医院,他没有给出一个肯定的回应,只说等领导回来了,会把记者的所有问题反映给上层领导,两三天之内通知记者,并给记者一个满意的答复。截止至记者定稿发布,该男科医院相关负责人依旧未就该问题作出回应。

   卫生厅发表申明称:省卫生厅隶属医院中没有该医院。根据《广告法》第七条规定:“广告不得有下列情形:(三)使用国家级、最高级、最佳等用语……”第三十七条规定:“违反本法规定,利用广告对商品或者服 务作虚假宣传的,由广告监督管理机关责令广告主停止发布、并以等额广告费用在相应范围内公开更正消除影响,并处广告费用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;对负有责 任的广告经营者、广告发布者没收广告费用,并处广告费用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;情节严重的,依法停止其广告业务。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” 

 

   除了这些情况以外,记者向卫生厅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走访了解到,省卫生厅隶属的医院中没有该男科医院,此医院是民营医院。除了这些情况之外,记者在”省卫生厅官网”的“省直医疗卫生单位基本信息”中,也查询不到该医院。


   


   


   


   


   


   


   


   


   


   


   


   

339

然而,在这些记述中,作家们也可以做出些有趣的努力,探索从动物的角度出发来看待世界的方式,就像在《母猪女郎》中主人公从猪变成人,再变回来那样。而莱奥妮·斯宛(Leonie Swann)的《三袋羊毛》中的侦探羊,自始至终都保留着绵羊的逻辑(正如《猫科动物》的叙述者仍然是猫一样)。艾玛·格林(Emma Green)2016年出版的《凯瑟琳·诺斯的无数自我》,审视了“意识现象”,她可以将自己投射到实验室培育的动物身上,解开动物感官对人类意识的破坏性和上瘾影响。

独孤般若爱的人是宇文护,但宇文毓却对独孤般若倾心相托,宇文护野心勃勃,一心想夺皇位,无奈独孤信站在宇文觉一方,而独孤般若帮宇文护的唯一要求是,宇文护不能伤害独孤家的人,这样的关系注定独孤般若和宇文护不能好好的在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