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漫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,映入眼帘的一切她都很熟悉,她没有在医院,而是在家,不,确切的说是陆亦深购置的别墅内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陆亦深去扶她,她躲开,她的声音又干又哑,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陆亦深强硬的拉住她,将她按进自己怀里,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看着她这样,心里难受的要死。

    低头吻着她的发丝,“难过就哭,别忍着。”

    徐漫咬着牙骨,没有吭一声,只是泪水早已经浸湿她的衣襟。

    身体不受控制颤抖,抽动。

    陆亦深抱的越发的紧,“漫漫……”

    “漫漫。”

    同时响起另外一道声音,沈心暖端着刚炖好的汤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一天没有吃东西,我给你炖了汤。”

    徐漫身体一僵,从陆亦深的怀里出来,转头看着沈心暖,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医生说我胎相不好,身边离不了人,亦深就把我接到这里住了,漫漫你不会介意吧。”

    预想中的失控没有来,和陆亦深结婚这几年,她别的没有学会,就是学会了忍。

    “住进来挺好,这样……”徐漫转头看向陆亦深,眼底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蓄满泪水,她硬逼着自己睁大眼睛,不让泪水掉出来,“这样你就不用朝思暮想了。”

    徐庭毅下葬那天下去了蒙蒙细雨,徐漫一身黑衣,右手臂上戴孝,站在墓碑前,像是失去灵魂的木偶。

    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左边是李敏,右边是陆亦深,他一身黑色的西装,庄重肃穆,同样手臂戴孝,他伸出大手裹着徐漫冰凉的小手。

    碰!忽然徐漫就这样直直跪了下去,李敏一惊,伸手去扶女儿,“漫漫你别这样。”

    徐漫不起,就这样跪着。

    脸上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,不断的往下滴,溅在大理石的地面,溅起一朵朵小水花。

    李敏侧着身子抱着女儿,试图为她挡住一点风雨,“漫漫你听妈妈的话,起来,你不在乎你自己,也不在乎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陆亦深就在身边,孩子两个字,李敏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徐漫和陆亦深还有可能。

    那怕为了孩子,两人至少能够安稳的生活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第三者都有孩子了,她不想说了,就算将来生了,也不姓陆,和陆亦深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徐庭毅下葬后,徐漫关了自己一个星期,谁也不见,谁也不理。

    直到接到公司秘书的电话,徐庭毅去世,李敏也因为徐庭毅的去世病倒,公司群龙无首,乱成一锅粥。

    徐漫依旧悲伤,可是她不得不打起精神,因为公司是父亲一辈子的心血,她不能就这样看着公司倒下去。

    她穿着职业套装,踩着平底鞋,走进公司,秘书立刻迎过来,和她报告公司现在的状况。

    公司快要竣工的工程,涉嫌违建,为了这个工程,公司几乎倾尽全力。

    如果这次的工程真涉嫌违建,要求停工,或者强拆,那么公司必定倒闭。

    “当初接这个案子的负责人呢?”徐漫问。

    “已经辞职了。”秘书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徐漫不由的提高声音。

    忽然口袋的手机响了起来,徐漫掏出手机,陌生的号码,她接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工程的事,不如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未完待续.....

    喜欢这本小说的朋友可以关注这个丨微亅信丨公亅众丨号,